山东华体会app官网登录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全国服务热线:

13793871387

带锯配套木工跑车

褚健:因贪污坐牢3年出狱后研发项目国家又给他3000万

发布时间:2022-08-01 17:42:24 来源:华体会体育平台网页注册 作者:华体会体育官网

  虽然我们常常说要平等待人,但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更多时候,也许我们都会戴着有色眼镜看待曾经坐过牢的人。

  不过也有一些人虽然曾经犯错,但他们也确实在出狱之后,又确实对国家和社会做出过杰出的贡献,对于这样的人,“赏罚分明”是最大的尊重。

  中控集团创始人锄健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曾任浙江大学副校长,一手创立中控科技集团,后来又因为贪污等罪行被判处入狱,出狱后由于其在科技领域的重点研发项目,获得了中央财政经费2700多万元的支持。

  褚健出生于1963年,在2012年以前,他的履历堪称“完美”,曾有人评价称“上天将最好的 一切都给了他”。

  褚健出生于淳安千岛湖边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自小他就被认为是一个“天才少年”,因为在1978年他才15岁时,就已经考取了浙江大学化工系,学习自动化专业;

  1986年,他获得了公派留学的名额,赴日本京都大学学习,师从日本自动控制学界最高权威高松五一郎教授,获得了博士学位。

  而且,这还是浙江大学自动化专业与日本京都大学首届联合博士培养课程,褚健就这样成为了浙大自动化专业的“中日联合培养第一人”。

  在褚健前往日本学习时,日本已经实现了经济的飞速发展,在日本留学期间,他知道了科技是如何助力经济发展的,也见到了国际领先的产业技术水平,在那时,他就立志要实现产业报国。

  回国以后,褚健回到了浙江大学继续做研究,他先是在浙江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又在浙江大学任教。

  1992年,浙江大学设立了国内高校第一个工业自动化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只有29岁的褚健被推到了副主任的位置,足以说明褚健当时的学术成就。

  1993年,年仅30岁的褚健成为了浙江大学最年轻的教授,1年后,他开始担任博士生导师。

  1999年,褚健担任工业控制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2005年,他升任浙江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一直到2012年,他的人生可谓是一帆风顺。

  在此期间,还有一件事情不得不提,那就是褚健不仅仅是一名科学家,还是一名下海创业的科学家。

  褚健所从事的工业自动化领域,是事关我国基础工业设施安全的重要领域,而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国内的自动化控制系统是由外国企业所把持的,或者我们可以说,那时候,我国的工业安全命脉完全掌握在霍尼韦尔、横河电机、艾默生、西门子等外国企业手中,这无疑严重威胁到了我国的工业安全。

  认识到这一点的褚健,产业报告的决心更甚。恰逢1992年“南巡讲话”,中央大力鼓励科学技术迅速转化为生产力,浙江大学为推动产学研一体化,决定成立一批学科性公司,褚健被授权创办浙江大学工业自动化公司——这就是后来中控技术集团的前身。

  1993年,褚健拿着一张浙江大学出具的20万元的支票注册了一家全民所有制公司——浙大自动化公司正式起步,主营自动化控制系统,但其实,当时学校并没有投入资金,这20万元,是褚健自己借来的。

  那一年,还在当财经记者的吴晓波采访了褚健,以“少一个科学家、多一个企业家,划算吗”为题,写下了一篇人物专访,刊发在主流媒体上。

  可最后事实证明,中国并没有“少一个”科学家,因为创业20年,褚健从来没有因为创业而荒废学术,不仅如此,因为中控集团的存在,褚健真正成为了一名杰出的科学家。

  从创办公司的第一天起,褚健就立志要打造“中国的霍尼韦尔”,给公司取名为“中控”,代表了褚健想要将公司打造成中国自动化控制技术的第一品牌的愿景。

  所以,就算当时国内同行断言中国现在再研发自动控制系统也来不及了,“国企都不会购买国内的产品”,褚健还是决定要自主研发、树立民族品牌。

  褚健曾说,中控集团起步时很艰难,从生存角度而言他们应当代理国外产品,但如果他们不能借此机会树立自己的品牌,那么将会永远失去这个机会。在他的坚持下,中控集团决定“饿死都不做国外代理”。

  由于强烈的产业报国的决心,褚健选择了一条极为艰难的道路:中控集团经过10年的艰苦努力,才成功在化工企业内推广了自主知识产权的自动化控制系统,而后,中控集团又开发了新的系统架构、引入了网络技术,国内大型企业才开始“敢”使用中控的产品。

  历经20年的艰难创业,中控集团终于打破了外国企业对我国工业自动化领域的垄断,成为了该领域内科技水平最高的企业之一,如今,中控集团产品国内市场占有率接近25%,稳居国内第一,国内大型石油企业都成为了它的忠实客户。

  与其他行业一样,中控集团的出现,也让我国自动化控制系统的价格下降到了原来的1/3,不仅维护了我国工业领域的安全,还为国家节约了起码400亿元的设备引进资金,如今,中控集团产品国内市场占有率接近25%,稳居国内第一。

  在2013年之前,中控集团都是产学研结合的典范,褚健也因此成为了国内自动化领域的领军人物,承担了多项国家级课题,获得过许多国家级荣誉。

  但事情在2013年突然发生了转变,褚健突然被指控四项罪名:贪污国有资产数亿元、向国外转移巨额资产、侵吞国有资产和乱搞男女关系,为此,褚健被关押至拘留所接受调查。一时之间,此案引爆舆论,成为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被称之为“中国科技第一案”。

  而在此之前,褚健的名字刚刚出现在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名单中,原本有机会当选院士的褚健因为入狱而错过了院士答辩。

  2014年8月,检察院对于褚健一案正式提起公诉,在起诉意见书中,仅保留了一项指控,那就是在2003年中控公司脱离浙大的过程中涉嫌侵吞国有资产一事。

  或者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也就是说,在经过调查后,对褚健贪污数亿元等指控都属于子虚乌有。

  在这份起诉书中,检察院认为褚健利用职务之便,在中控从浙大海纳退出的过程中,侵吞、骗取公款近7000万元,同时,褚健还利用职务之便涉嫌贪污了科研经费1400余万元。

  可就算仅剩一项控罪,为褚健打抱不平的仍大有人在。能够得到的证实的、为褚健陈情作保的就有工程院院士4人,浙大教授、师生及中控集团员工800多人,还有许多学者就褚健一案反映的共性问题进行专题研讨。

  总的来说,专家学者们都认为,虽然褚健在此案中确实有一定的“行为问题”,但这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由于当时历史环境和相关政策模糊而导致的。

  在那个摸着石头过河的年代,体制内科技型企业如何进行产权改革、科研经费如何使用、知识产权归属于谁等等问题都处于模糊地带,而褚健案所反映出来的问题正是如果高校体制内的科学家想要将自己所研究出来的新技术进行产业化,还想拥有个人产权,那么产业做得越大,他的犯罪几率就越高,最终的犯罪金额也可能越大。

  有可能遭遇这样困境的人,不仅仅是褚健一个,这也是当褚健被捕后会有数百人为他鸣不平,希望宽待于他的原因。

  2017年1月16日,经历了2次退回补充侦查、7次延期审理后,“中国科技第一案”终于开庭审理,此时距离褚健被羁押已经过去3年多,在庭上,法院认定褚健的贪污的金额是200多万元。

  最终褚健因为贪污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被判有期徒刑3年零3个月,当年1月18日,褚健正式出狱,重获自由。

  在刑满释放的第二天,褚健就回到了中控集团,而当时,中控集团已经几乎被肢解。

  褚健回到了这个他一手创造的地方,用“烈火计划”力挽狂澜,宣布要在2017-2019年的3年内实现彻底变革,打造更伟大的中控。很快,褚健从朋友手中取回了代持的股权,重新掌握了中控集团。

  最先向褚健伸出援手的是宁波市政府,2018年5月,褚健在宁波成立了工业互联网研究院,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出席了揭牌仪式,这似乎意味着学界对于褚健回归的欢迎。

  同月,褚健迎来了另外一个好消息:中控技术牵头、褚健负责的“工业控制系统安全保护技术应用示范”项目入围国家重点专项项目,拟获得中央财政经费2758万元。这是褚健出狱后首次接到国家级重大科研项目,似乎也意味着褚健的正式回归。

  对于褚健而言,他这半生从天才少年到我国工业自动化“第一人”,从阶下囚到重点项目负责人,可以说是大起大落。尽管褚健的入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政策模糊和历史原因所导致的,但行为逾矩终究要付出代价,历史和时代也从来都不是违反法律的借口。

  褚健用3年零3个月的牢狱之灾为自己过去犯下的错误“买单”,而值得庆幸的是,时代在进步,各项法律体系也都在完善,褚健再次迎来了一个好时代。

  在新的时代格局下,科技创新是国家发展的核心,为了将科技成果转化成生产力,全国高校开始对落后的科研管理体制进行变革,科学家创业有了更多的法律保障。

  再加上2017年前后,工业自动化领域正赶上产业智能化的热浪,这可能是褚健所能遇见的最好的时代,因为在工业互联网时代,褚健和中控集团也迎来了更好的发展机遇:3年时间,褚健实现了自己的承诺,中控集团的净利润从2017年的1.7亿元迅速增长到了2019年的3.7亿元,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2020年11月,中控技术公司正式上市,褚健以科学家的身份创造了“财富神话”,人们对此津津乐道,但褚健本人更在意的仍然是技术、自主知识产权、产业报国。

  2021年,在接受采访时,褚健曾表示,他希望中控能够伴随着中国工业企业走向工业4.0,让企业走向更广阔的舞台,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中控集团的技术创新能力仍然应该加强。

  褚健说,尽管2020年中控技术研发支出比例已经达到了11.46%,但他仍觉得不够,因为现在中控技术已经具备了做“从0到1”的技术、做国外领先的同行们都没有想到的技术的时刻,为此,他认为创新支持的经费投入是“没有界限”的。

  在褚健的坚持和努力下,中控集团已经打破了国外垄断,走出去与全球其他企业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例如2020年,中控技术与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公司沙特阿美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展开业务合作。

  相信在未来,中控集团一定能够取得更多的技术突破,成为技术全球领先的企业。

  而在谈及他13亿美元财富的身家时,褚健曾说,自己从不认为自己一名企业家,他只是努力在科技与产业之间建设一座桥梁,努力将科技成果与产业结合、转化为可以让更多人受益的产品、满足更多客户的需求。

  吴晓波曾在文章中写道,以他对褚健的了解,如果要用工程院院士换他的40亿,他可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但毕竟世上没有后悔药,现在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褚健案的问题是不是得到了根本的解决,未来还会有人步褚健的后尘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